這裡默曦。灣家人
更新不固定
在文字裡尋找著一方自己的空間。

【Banana fish】英A Ashes

*CP:奧村英二與Ash Lynx

*紀念性質,漫畫內容涉及,捏造未來有

他安穩的躺在床上,歲月的雙手探入他的髮絲,花白了每一吋髮絲、拉皺了每一片肌膚,然後死亡無聲到來,溫柔的像母親哼唱著搖籃曲,一下一下的緩慢的讓他的心臟停止跳動。我站在病床的尾端無聲的看著這一切發生,然後我低頭看著手中的筆記本,上頭的名字用黑色墨水寫著奧村英二四個字,似乎是那個男人的名字。

他是今天即將被我帶走的人、一個垂垂老矣的老人,在病床上安穩的躺著,神色安詳,一點都不像面對死亡的樣子。

機器發出最後一聲冰冷的電子聲響,宣告著生命的終結、死亡的到來。我走向躺在床上的那個男人,輕輕地在名字的尾端畫上了個圓圈,只要完...

【雙黑】吻骨

*CP:太宰治x中原中也

*親吻肋骨。

*兩年前寫的東西了,有點生疏。

細小的血滴飛濺、在潮濕的空氣中隱約能嗅到一絲絲的鐵鏽味,然後混雜著水氣及血味的氣味一股腦的湧入肺部中,但這不影響兩人的動作,他們訓練有素、身經百戰,對於那般小小的事情並不會在意太多。

深夜、港口附近的倉庫過於安靜,僅有堆放著的大批貨物以及廢棄的紙箱堆,淺淺的月光自窄小的窗口緩緩流瀉、安靜且沉穩的像一流清亮的河,光線雖然微弱確確實的打在兩人身上,隨著那樣快速閃動的身子起舞。

空氣中傳來一陣小小的摩擦聲,快速揮掠過的拳頭筆直的往太宰治的下腹瞄準,卻被黑髮男人的扭身而閃避,有些微捲的黑髮擺起了細小的弧度,棕色的雙瞳微瞇...

【博多】馬場林 我愛你卻無法拯救你

*CP:馬場善治 X 林憲明


*性描寫有。


*正劇向,輕微捏造。


http://www.taichangle.com/txtimgs/20180426/20180426105335723.png請走外連/


【博多】馬場林 甜點店軼事2

*CP:馬場善治 X 林憲明

*一個甜點店打工小夥子的視角

*終於寫到2了//總之希望喜歡了

“所以說、這個活動是怎樣?”坐在吧檯的客人對我提出了這樣的疑問,接著他用手比了比外頭,應該是指貼在店門口的那張活動傳單吧。而提出問題的人是我的熟客、林,雖然他只是用叉子指著我(眼神有點可怕),卻讓我有股不寒而慄的感覺。

林大概是在說那張傳單吧、不過上面寫的規範很簡單啊、只要是情侶就可以來這裡吃一份免費的草莓慕斯。店長特製的新品甜點,慕斯的底端是一般的海綿蛋糕,而上頭會放一層草莓凝凍,加上草莓製成的柔順慕斯。整份甜點是粉色的,且看上去充滿了戀愛的氛圍。

這是為了節日而特別推出的活動,畢竟我們的...

【博多】馬場林 五年

*CP:馬場善治x林憲明

*我們說的五年

他們在一起的年歲不多不少,剛剛好就五年。就像那時候的男人說的一樣,林還記得那時馬場對他拉開了個燦爛的笑容,然後用手掌比了五的數字,他原本還以為是什麼五百萬之類的,結果卻——”五年份的明太子,我就接下這個委託。”馬場傻笑的這麼說著。

什麼啊,這個傻子——林在心裡這麼吐槽。但他還是答應了,畢竟沒什麼損失,男人替他報了仇,還可以有房子住有伙食能吃。五年份的明太子應該不算什麼。

然後他們就這樣在一起生活了五年,不多不少,剛剛好。他們之間也只有那個數字是剛好的了,其他的就從來沒有過了。

例如廁所裡永遠都不會記得買好的紙巾,馬場配飯的明太子量,林買回家的...

【博多】馬場林 鯨落

*CP:馬場善治 X 林憲明

*捏造有。

*弱弱求個評論//

鯨落——這是一隻鯨魚留給大海最後的溫柔,牠的身軀將成為大海生物百年來的養分,供他們生長。

要說馬場善治這個男人,大部分的形容和評價都是溫柔。美紗紀喜歡小善,因為男人會溫柔的撫摸她的髮絲,然後對她露出淺淺的微笑。小百合說過她並不愛馬場,要說的話頂多是喜歡過吧,馬場雖然一點都不浪漫,第一次約會的地方居然是沒有情調的居酒屋,可是那裡的料理很美味,所以他才帶小百合去。

溫柔的過分,這是多數人對馬場的評價。但是林卻不這麼覺得,在他眼底,馬場不過就是個熱血的棒球笨蛋和明太子成癮患者。不過那個男人在有些時候確實溫柔的過分,譬如說他在林無...

【博多】馬場林 甜點店軼事

*CP:馬場善治 X 林憲明

*一個甜點店打工小夥子的視角

最近店內總有個看起來相當漂亮的女孩會來光顧,她有著一頭及腰的柔順髮絲,漂亮的淺灰眼眸和乾淨白皙的臉龐。身上穿著一整套的女式襯衫和短裙,很是漂亮。記得那天她第一次在店門口張望的時候,和我一起輪班的佐藤甚至推了我一把,要我去搭訕她。

“欸欸,你要不要去搭訕看看?“佐藤對我露出了個不懷好意的笑容,然後瞇起眼將那位女孩的身影盡收眼底。佐藤向來喜歡那種型的女孩,長髮、纖瘦。我搖了搖頭,還是算了吧,我可不想像他那樣輕佻。然後他聳了聳肩,露出一副那我把機會拿走囉的表情。

女孩在店門口的招牌張望了很久,最後走進店裡,她坐在吧台的位置上,佐藤笑

【博多】馬場林 某個男人的體貼R18

【博多】馬場林 某個男人的體貼


*CP:馬場善治 x 林憲明


*關於那樣的一回事。車內/下/藥/車/震/blow/ job/自行擴/張


https://shimo.im/docs/K5kH9HhLI7QudMsq


為防屏蔽,走外連

終於開完車了

【博多】馬場林 情報屋的無奈(又名情報屋見一對夫夫)

【博多】馬場林  情報屋的無奈(又名情報屋見一對夫夫)


*CP:馬場善治 X 林憲明


*一個不斷被騷擾的情報屋的自白


在這裡先做個開場白,從事這個工作真名當然是不可以透露的,不過認識我的人一般都叫我榎田,所以就這樣叫我吧。我的工作一般來說應該稱之為情報屋,總之就是給錢或是請客,就能換取任何你想要的情報,畢竟資訊類的東西對於我來說也只是小菜一碟,就算要把所有博多的紅綠燈都變成紅燈也不是不行。


啊、口有點渴了,讓我喝個可樂吧。


總之,我和博多內的殺手或是復仇屋的關係可是不錯的,除了工作上的聯絡之外,我們偶爾還會一起去打業餘棒球,團名是博多豚骨拉...

【博多】馬場林 關於品味

*馬場善治 x 林憲明

*關於兩人的日常(

“可以動了嗎?“被固定在座位上的男人有些坐不住的稍稍扭動了身子,然後透過鏡子望著站在自己身後的青年,試探性的詢問對方自己可以起身了嗎。

然而得到的回覆卻是“當然不行,再亂動就殺了你。“對方這麼說的時候,馬場感覺自己的脖頸彷彿真的被架上了一把銳利的刀子,果然、林認真起來的殺意就算沒有武器也是相當具有可看性的。

頭髮被噴灑水霧打濕,修長的指尖在凌亂糾結的髮絲中穿梭,努力試圖讓那些不聽話的髮絲能夠呈現一個好看的角度,最後似乎是滿意了一般,林才終於為他噴上髮膠,並用吹風機替他定型。

“好了。果然這樣才比較能看呢。“林推了一下馬場的肩膀,示意他可以起

© 默曦 | Powered by LOFTER